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顺其自然 随俗而安

亲,我的微信号:qqdlx6688

 
 
 

日志

 
 

陕西19岁学生‘猝死’公安局!‘躲猫猫’?  

2009-03-17 14:16:27|  分类: 社会热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陕西19岁学生‘猝死’公安局!‘躲猫猫’? - 国标电线电缆 - 老丁的博客(辐照交联)
    相对于普通人,警察绝对是强势群体,因为他们手里拿着国家赋予的生杀大权,他们可以认定你是‘嫌疑人’,可以拿着所谓的证据收审任何普通人,至于如何审案,是他们的权利,除了他们的领导,其它人无权干涉,也干涉不了,他们可以以不符法定程序或者其它理由,拒绝家属其他人与‘嫌疑人’见面,即使事件本身出现问题(出人命或许会另当别论),遭到投诉或者打官司,相对于法律观念淡薄的普通百姓来说,他们更是胜
在握。

警察是一把双刃剑,好警察可以维护国家安定,保护百姓安宁,这种警察让众人拥护,让所有百姓爱戴,但警察中的败类也可以成为顶在百姓头上的一把刀,有些事情也许百姓永远不明白案件的真相,但每人心里都有一杆称,是与非,合法与非法的称,相对于这个案件,不知警察在这杆称里扮演了什么角色?又会有怎样的结局?
    熟是熟非,以下为具体事件情况。
   

官方210日报道:一个名叫彭莉娜的女高中生在丹凤县城丹江边上被杀害,经丹凤县公安机关侦查,徐梗荣有重大犯罪嫌疑。228日晚11时,丹凤县公安机关传唤徐梗荣。31日早7时许,徐梗荣向警方供述了作案经过。当天,徐梗荣被刑事拘留。38日上午1030分,在审讯过程中,徐梗荣突然出现脸色发黄、呼吸急促、脉搏微弱、流口水等情况,审讯人员立即将徐送往丹凤县医院抢救,11时,徐经抢救无效死亡。
    尸检结果:陕西省检察院和商洛市检察院的两位法医对徐梗荣进行了尸检,一位目睹了尸检全过程的死者亲属事后如此描述:徐梗荣两个手腕上有清晰的环状伤痕,皮都翻了出来,两只手掌肿得像馒头,鼻腔里全是血,头盖骨内出现水肿。另外,死者大腿内部两侧有淤青,小腿上也有淤青。
    死者家属:32日,徐梗荣的母亲曹会玲听说孩子被公安局带走了,急忙赶到丹凤。她去了儿子的住处,房间已被警方查封。她去了丹凤县公安局,但没有打听到儿子的下落。
  33日上午,徐韩英也回到丹凤,和母亲一起到丹凤县公安局,公安局一位工作人员还是说徐梗荣不在这里。她们又多方打听,终于确定徐梗荣就在公安局内,但公安人员还是不肯承认。
   徐家人对警方长时间控制徐梗荣却不通知家人的行为表示不满,有民警告诉他们,不通知你们是好事。如果通知了,那就是你们的孩子确实有事了。
    曹会玲提出给孩子送点吃的穿的,民警说:“在这里我们吃什么他吃什么,饿不着他,不能送吃的,送穿的倒是可以。”徐韩英赶紧去给弟弟买了身内衣,请求民警带给弟弟。
    由于无法见到徐梗荣,加之相信徐梗荣是清白的,警方调查几天总会放他出来,徐韩英、曹会玲相继返回西安,而徐和平回了趟老家,取了点钱,再回到县城,继续等待儿子。
    3月8日,他等到了儿子死亡的噩耗。于是,全家人再次赶往丹凤县城,远在韩城的大女儿徐英英也和丈夫连夜赶回。

签订协议 死者“回家”
   
3月12日晚,丹凤县政府和住在旅社中等待处理结果的徐家人又开始了新一轮谈判。当晚11时许,双方签下了一份《关于解决徐梗荣死亡事件的协议》。
    协议内容包括:继续侦破2月10日彭莉娜之死案件,对嫌疑人徐梗荣有一个明确交代;对徐梗荣死亡必须作出结论;徐梗荣享受城镇居民待遇;徐梗荣丧葬抚恤等费用按国家标准于3月12日先支12万元,其余待赔偿到位后一次性解决到位;徐梗荣之父徐和平、之母曹会玲、祖母杜金娥从2009年7月起终生享受当地最高标准低保。丹凤县公安局、寺坪镇、寺坪村必须帮助家属做好死者安葬后事处理问题。鉴于省检察院已于3月9日对徐梗荣尸体进行尸检,徐和平、曹会玲同意于3月13日12时前将徐梗荣尸体运回原籍安葬。
    3月13日早晨8时许,天气阴冷。徐韩英给弟弟买了一身运动服,准备运送尸体回家。
    9时,运送徐梗荣尸体的车辆候在医院太平间外。在数百人的围观中,徐家人按照当地风俗放了鞭炮,将尸体送上一辆面包车。
    望着远去的灵车,连日奔波、心力交瘁的徐英英一下子摔倒在大街上,放声痛哭。有善良的围观者把她搀起来,一位在政府部门工作、一直从中说和此事的亲戚把姐妹俩拉上一辆出租车,朝寺坪方向开去。
    3月13日上午11时许,一辆警车开道,面包车拉着徐梗荣的尸体进了丹凤县寺坪镇寺坪村东峰组。
    这个19岁的高中生终于赶在“头七”前一天回到了家。闻讯赶来的村中老少不胜唏嘘:这个娃正月初五活蹦乱跳地离开村子,没想到竟以这样的方式回家。
    尸体被放到了徐家的院子里,家人解开包裹尸体的被子,看见孩子身上的伤痕,徐和平鼻子一酸,哭了。
    这个老实巴交的44岁的农民在煤矿上干活,哪怕是爬着挖煤都习以为常,不以为苦,现在,唯一的儿子没了,生活骤然失去了目标,精神支柱也被一下子抽走了。
    下午2时,吴明、陈璐等12名徐梗荣生前好友、同学包了辆车赶到徐家。同学们一直呆到5时多,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当天,徐梗荣的尸体并没有下葬,同学们说下葬的那一天他们还要过来。徐韩英告诉他们:“现在日子还没定,等定下来通知你们,如果不方便,就别来了。你们是学生,面临高考,不要耽误了学习。”
    3月15日下午,徐梗荣依然停灵家中。据徐英英说,准备16日安葬弟弟。

    死者同学的口供
  按照官方的说法,徐梗荣是228日晚11时许被警方带走的。此前,警方已经多次询问过徐梗荣,并抽取了血样。但为什么又在228日把怀疑目标锁定在徐梗荣身上呢?这中间警方找到了什么确凿证据?

228晚,徐梗荣被警方控制。大约同时,徐梗荣的同班同学陈璐也被警方从家里带走。陈璐被带到丹凤县公安局,32日上午11时左右被放出。30多个小时的过程中,警察主要问他正月十五晚上干过什么。
  陈璐说,两个警察问了他两个多小时,已经是凌晨3点,又来了两个人,换班接着问。“我能感觉得到,他们把徐梗荣作为重点怀疑对象,警察问话都是针对徐梗荣。因为我家在县城,询问我的是丹凤县的警察,其中一人认识我,对我很好,没有打我。问完了就让我睡觉了,第二天接着问。应该算是文明办案。”
    另一个同学吴明说警察把他带到了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一进去就给他戴上了背铐(双手在背后铐着)。警察似乎是认定徐梗荣和他杀死了彭莉娜。“他们让我坦白从宽,这样可以争取个好态度,到法院时他们可以跟法院说,绝对能少判几年,这样也算是给我个机会。”
  吴明说,审讯过程中,来了几个上级单位的警察,有人问他,这件事发生后你后悔不?但他坚称自己什么也不知道。后来,警察就给他加刑,3个人把他按在桌子上,给他上斜背铐,还有人打他耳光,扇得他流鼻血。下午三四点,他的两条胳膊已经失去知觉,审讯的警察又给他在背上加了一块砖。当时他都感觉不到疼了。等到换班的审讯警察到来时,给他打开手铐,他的胳膊便直直地掉了下去。双手刚有点知觉,斜背铐又戴上了,砖也加上了。

  吴明记得,他是31日上午8时许进的公安局,在里边总共呆了50多个小时。这么长的时间内,警察一直在审讯,他没能睡觉。32日中午,手铐取掉了,审讯仍继续。他实在困得不行,警察就让他站起来。有一段时间,让他跪在地上,大约40多分钟。还有一段时间是蹲马步,大约有20分钟。
  33日下午3时许,吴明被放了出来。至于为什么被放?吴明也不知道。
  吴明的两个手腕上有明显的伤痕。他曾经去医院检查过,诊断为肌肉拉伤。他开了些疗伤的药,花费110元。吴明的遭遇在丹凤中学并非秘密,很多人都看到了他手上的伤。
        当天下午,吴明回到家,父母让他好好休息,明天去上课。“当时我两只手肿着,看着很胖。晚上,我躲在房里偷偷地哭,非常害怕,害怕被冤枉,担心警察哪天再把我抓进去,虽然我觉得自己是清白的。”

  吴明手上的伤痕和他所讲的经历,让徐家人更加悲愤。他们不敢想象:吴明都遭到了这样的逼供,那么作为重点怀疑对象的徐梗荣,又会被折腾成什么样子?

许多同学想寻求一个真相
    徐梗荣被抓之后到底经历了什么?我们现在还无法确知。有人曾看见,几名警察带着被绑的徐梗荣来过铁路边寻找物证,但好像没有找到。当时有群众走近想看看怎么回事,警察不许。一位目击者听到警察说:“可能是徐梗荣记错了地方,也许是他还没有交代实情。”
     3月11日上午,丹凤大酒店415室,县政府办主任刘继华代表县政府与徐家人对话。
    会上,刘继华说,检察院已经对徐梗荣进行了尸检,为了尊重死者,希望徐家人能够尽早埋人。
徐梗荣的父母和两个姐姐都明确表态,在尸检结果出来之前他们不会埋人,希望有关部门妥善保管死者遗体。双方的谈判陷入僵局。徐梗荣的母亲要求公安局返还儿子参加商洛市中学生运动会所得的奖牌,刘继华在请示之后表示可以,同时返还的还有徐梗荣的手机。
    徐和平打开儿子被警方控制之后就关了机的手机,一连串短信次第而至。有姐姐、母亲的呼唤:“你在哪里?开机,我们都在找你。”有同学的问候:“怎么一直联系不上你?”其中一条信息让徐和平泣不成声:“在哪?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我要你亲口给我说,无论你说什么我都相信,我相信我们之间的友谊,我不相信那会是你做的。”

    这是儿子的同学发的,这位同学对儿子表现出的信任,让徐和平感激涕零。
    其实,许多人都不相信徐梗荣是杀人凶手。一位教师说:“我相信自己的学生。公安局已经找徐梗荣谈了五六遍,还抽了血样,如果真是他干的,应该早就跑了,还等着你上门来抓?就是成年人也没有这么好的心理素质呀!”
    这种感性的认识、常理的推断也许并不能说明什么。更多的人则认为,当徐梗荣死亡之后,警方所称的3月1日徐梗荣供述作案经过已经没有了说服力。警方在办理这个案子的过程中,有很多毛病可以挑,包括对吴明的审讯手段,对徐梗荣采取强制措施的相关法律手续。


    官方表态:公安局绝不包庇
    凤县公安局局长闫耀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安局认定徐梗荣为犯罪嫌疑人并非只是因为徐梗荣的口供,而是基于多方面的判断。据公安机关侦查,徐梗荣和彭莉娜曾经是恋人关系,这个案子情杀和奸杀的可能性都有。但遗憾的是,徐梗荣并没有交代相关物证放到哪儿去了。
  闫耀峰认为,徐梗荣只是犯罪嫌疑人,即使他真是杀人犯,也必须要有审判执行的程序。出现现在的情况,公安局会履行赔偿责任。既然民警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出现了这样的意外,只能由检察机关查明死因,判明性质。“我本人作为领导,不管怎么说,有管理教育、履行职责不到位的地方。一旦检察院查明死因,确定性质,徐梗荣的死确为民警行为造成,该怎样追究,依法办理,公安局绝不包庇。”而对于吴明所反映的他在接受警方询问期间被上了背铐、挨耳光等情况,闫耀峰表示此前他并没有掌握。

当死者家属聚集到县政府门前之时,那是对政府仍有信心。政府需要做的,是不偏不倚,推动公正调查,尽快公布结论。但在本案中,政府很快把屁股坐到了“对立面”:一边声称“必须做出结论”,另一边以县政府名义与死者家属签订协议,“丧葬抚恤费先支12万;死者父母等终生享受最高标准低保”。我们对死者家属满怀同情,但在真相未明之前,政府有没有权力用纳税人的钱为个别人的滥权行为擦屁股?这些钱与待遇算什么?国家赔偿、政府补偿,还是息事宁人的交易?表面有担当,实质只能是将水搅得更浑。那,为什么呢?

详见链接:http://www.163xing.com/xinwen/shehui/2009/0316/3484_7.html

   无独有偶,昨日湖南省湘潭县通报了一起犯罪嫌疑人在羁押期间死亡事件。犯罪嫌疑人胡奋强涉嫌于2008年在湘潭县、湘潭市岳塘区境内多次参与抢劫,还涉嫌在2007年砍伤他人。今年311日,胡被押至湘潭县公安局。次日在接受询问过程中身体出现异常,送医经抢救无效死亡。
  该县政法委书记称,目前县里各部门已联合组织调查此事,并正对胡的遗体作法医鉴定,而与事件有关的民警,已停职接受调查。

    事件已然发生,人亦已死,但远未结束,关注此事的百姓肯定大有人在,都在关注事件的真相及结果,不知会不会又会成为一起‘躲猫猫’事件?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